小苏裧

最美不过,并肩行。

【靖苏】枫与梅

是篇旧文 @水流影在 

没想到小可爱还有在看的!!!!!

谢谢支持QAQ不过有些感觉没出来抱歉(._.)


阅前须知:

1.小学生文笔且重度ooc!!!!

2.失忆梗






 枫与梅


  


  我是谁?


  你明白吗?


  我是林殊,也可以是苏哲,更或是梅长苏。


  但现在,我谁也不是你懂吗?




  “你谁也不是,名字可有可无。我只知道,这作身躯里的灵魂,是我最熟不过的。”






  我...厌了。




  脑子冲撞的记忆模糊不清,这个地方是哪里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雨落下雾茫茫,午夜笛笛声残。我经常在雨夜里,伴着远处忽远忽近的笛声想到。




  【忘记了自己是不是悲哀。】我有时候会端着茶,看向对面那个人。




  “你不算忘记自己,因为你就是你。”




  【你……为何非得陪我于此,浪费大好时光。】


 


  “你在不就是大好时光了,而我?我只是萧景琰罢了。”


  “更或者,谁也不是。”他眼光躲避着我。




  【我不知过去的我是否跟你很熟,但,但,唉,以前你们有什么关系吗?】


 


  “没什么关系。”


 


  他为什么要说慌?这人奇怪得很啊。




——


  


  居然已经立秋了……这人也陪我几个月了。


  我也熬了这么久了,可能下一年就撑不住了吧。


  【你要不走吧。】




  “我喜欢这里。”




  【那你也不可能浪费一生陪我在这里吧。】




  “正有此意。”




  【啧。】




  院子的枫叶缓缓飘落。顿时,天幕一片红。地上堆着一层层落叶。


  那人盯着枫叶出神。


  我倒有点好奇,我从未看见他喜欢过某种东西。


  【你……可是喜欢枫叶?】


  他没回我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更喜欢梅花呢。】




  他听闻这话,诧异地看向我,嘴微微张开。




  【……很奇怪吗?】




  “不,一点都不奇怪。”




  我心下了然。


 然后, 抿了一口武夷茶。


  怕是,想起了故人吧。从一开始我就不相信他的那句“没什么关系”,果然,没人肯注意到我吗。为什么这么抵制以前的那个自己,或者是三个自己呢?


   【这么厚的一沓落叶,想是明天要清扫吧。】




   “……思念。”




  我笑了,只不过有点丑。




  夜晚下了点小雨。


  在有眼泪的雨里,哪里都是你。


  我寻找的是谁啊?可我,更想做一个重新的人。


  我看不见雨中林殊的脚印,看不见梅长苏的影子。我是他们,又不是。


 


  【我以前是怎么样的?】




  “都一样。”




   【是假的吧。】




  “什么?”




  我没再说下去。也觉得没有必要。


  只是,心里莫名的有点不安。




——




  已过深秋,很快就立冬了。


  入冬之时,我身子还有点隐疾,怕是抑制不住,便是要发作。我想支开他,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我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病弱的模样,呵。




  【你走吧。】我用特别严肃的语气朝着他说。




  “你这……什么意思?”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露出如此诧异的表情来。不知为何,我有点不忍。




  可是一想到那封信,我就揪紧了心。




  【不就字面意思吗。】




  “我知道了。可以再喝一杯武夷茶吗?”




  他这人一直都这么奇怪。




  【怎么来了兴致突然想喝茶了?】




  “贪恋一下你的茶味。”




  这人又在撒谎,他从来没在我这喝茶,我从来没给他泡茶过。他又何知这茶味如何?我看他,就跟水牛一样,而且还黑,看不透摸不着。




    【啧,就跟一水牛样。】




  我不经意把心里话说出了口,正欲向他解释,却不曾他瞪大了双眼死死地盯住我。我躲开他的视线,被那种眼神看的不自在,但我明白他并未那么小气,莫非……?


  我思量一下,觉得这个称呼可能来自于故人吧。




  【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我想知道以前的那个我。


  


  “是一个霁月清风的偏偏君子。”




  我歪歪头,明显这番话有点敷衍了事。但我不再想追究下去,便自顾自给他泡茶。


  


  “好茶。”






——




  炊烟袅袅升起,雨丝纵横交织穿梭在风里。


  我坐廊下。




  “我走了,可能很久都不能来一趟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他最后向我说道。


  


   他一把油纸伞,步子迈得极缓,像是老态龙钟的老人。当他最后一只脚跨过了那门,一阵风吹来,满地的枫叶在空中飞舞。


  我想,那种一个人的生活,没有他的生活应该不错吧。


  望向身边已然落一地的枫叶,厚厚的一叠。心想,应该请人过来清扫一下了。




——




  冬至一来,我的寒疾就复发了。


  整日浑浑噩噩,府上的事物根本没空搭理。但不知为何每天晚上,睡的舒服。导致我竟有点反感这白天。




  【咳咳!咳!咳咳……!】




  【呼......我时日还有那么长吗?】




  我端起桌上那碗汤药,凝视着那黑色的药物,抿了一口。


  【苦死了。】




  【但或许,这条路苦吧。】




  我叹了口气,把视线移开,一下子便看见了院里那株傲梅。


  它单是一株,在雪地中绽放,如白雪中的一抹红,妖艳却又不失大气。虽是一枝独秀,看着却觉得有几分苦涩,孤独。可这样才好看不是吗?


  


  【好看。】




  习惯了,可能就不在意了吧。


  希望他能幸福,不要停留于我身上,他是萧景琰,是大梁的皇帝,而我只是一介江湖白衣。不值得,太不值得了。


  我抽出了一张白纸,放在那书案上,瞥了一眼书案上的信封,然后又缓缓地阖上了眼。




——




  深冬里的夜晚更加冷了。药也更苦了。




  身体也渐渐虚弱了。




  可能算是命中到头最大的一次福分吧。总有人过来送药,送饭。也有人,送来他的消息。估计他已经到大梁了。




  可是,我会什么会那么在意这个傻水牛?




  可能是故人的潜意识吧。


  


——


  有人说现在国泰民安,皇帝清正廉洁,恪守成规。大梁已呈盛世之态。


  我心中不知为何涌上一阵欢喜。


  我知道,他可以做到。是我的潜意识这样认为的,是林殊的,是梅长苏的,都是。




  我心中早已放下对于他们两者的反感。我只想找回他们。我好像一直知道,知道这具身体不该是我,而应该是他们。




  梅长苏也会有这样的疑惑吗?疑惑他是梅长苏还是林殊。




  我转而看了看院子里的梅花,它还是独树一帜,站在院子中央,似乎已经换了几层皮,但依旧在那,丝毫未改。


  


  用过晚膳之后,在院子逛了两三圈。


  厚厚的一层落叶,我早就派人打理,但似乎这落叶没完没了,还有愈挫愈勇的方向。


  但我看着这么厚的落叶,总是想起他的那句话:“思念”。




  好像还蛮合适的。




  入寝前,我想起了那封信。


  我觉得过多时日,就可以拆了。




——


  春天来了,不可思议,我熬过了这个冬天。


  只不过他再也没来过。




  我看着院子中央的梅花,一点都未变。


 所以,他会不会来?


  我承认是我的私心,但是这也是林殊梅长苏的私心。


  


——


  「务必让景琰在立冬前离开此地。如若已要归去,书案上的信封请务必一阅。——梅长苏」


   这是我有意识后无意间在床头的书中找到的纸张。我自然而然地照着纸上的做。


  只是不知道我哪来的信心让失忆后的我看到。


  我轻笑了几声,拾起桌上的信封,一遍一遍用手指摩挲着。


  凝视着那封依然未拆封的信,我的心里纠结万分。


  


  其实,我心中早已了然。




——


  他来看我了,神奇。


  我千算万算没想到萧景琰还敢回来看我。




  “你最近身体可还好?”他一见我就问道。




  我被他的突然出现吓到了,便愣了好一会儿。




  【一切安好。】我垂下眼眸,不敢直视他。




  他也没多做表示,我们就不说话互相盯着别处熬了许久。


  “我在你这待几天。”




  我终于把眼光移向他,发现他也正凝视着我。


  【一国之君,岂能如此荒唐。】我的语气听起来平淡无痕,但我想萧景琰应该不会想不到我此时的不赞同。




  出乎意料的是:


  “让我在你这待几天吧……几天便好。”


  我觉得他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悲伤。


  我不再看向他,而是看着院中已经叠了一层厚厚的枫叶。


  我自然知道一切,知道他的悲伤,他的心意,也知道我的不舍,我的情意,更知道厚厚的落叶,傲骨的梅花都象征的是什么。


  但是,但是,但是……




  【好。】




  我终究是心软了,对自己心软了。




——


  景琰在这的生活,其实跟去年的立冬之前差不多。


  我们无非是偶尔谈谈话,廊下赏景,我品茶他读书。日子似乎就是这样平平淡淡,但是又足够的让我心安,我几乎想沉醉下去。


  直到我的病又复发。


  我想到了那封信,我已经不再想打开它,我更想弥留于人间,与景琰一起。


  可是,我知道,他是一国之君。


  我知道我的私心使我犯了一个大错,我想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相信一个失忆的我。


  


  【该回去了景琰。】


  他又沉默了,他看着我看了好一会,使我都不太舒适,扭过去头不敢看他。




  我以为他又要争夺好一番,结果也不过只是:


  “好。”


  他会不会也心软了呢?




——


  惊蛰到了。


  又是一个雨天,他打着一把油纸伞与我告别了。


  “可能又是很久不来,你别介意。”


  我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你可要替我游历这大好山水啊,别太累了,代我一起欣赏这国之盛世吧。】


  他点点头,上来抱我了一下,我回拥他。


  他的怀抱很温暖,我很贪恋。


  他踏出门的那一刻,又是像前一次一样,满天红叶,埋没了他的背影。


  


  那么那封信,我什么时候能打开呢?


  或许一会儿,或许几日之后,但永远不会是不打开。


  因为我终究要归去,这里或许我可以停留,但是因为景琰,所以我不能停留于此。还有别的地方要去呢。




——


  又是天天喝药,春季本来就是潮湿的,身体调理不过来,自然要接受那些苦到心里的药。


  不过还好,我看着那株梅一成不变待在庭院中央,心想倒是有人陪我。




  说到院子,我不得不反感那个一直厚厚一叠,已经没我脚跟的枫叶。怎么打扫也打扫不干净,实在令我气闷无比。


  即时枫叶火红的,照耀了这个死气沉沉的宅子。 




  我这几天,身体愈发不好,我想也是该到拆信的时候了。


  便索性不再喝药,就这样下去吧。


  没了那苦药,我心情好了几分,便偶尔赏梅写字泡茶来点乐趣。




——


  【咳咳……!咳咳咳!咳!呵……】


 


  【咳咳!!……咳!】




  我瞥了一眼手中刺眼的红,便阖眼不敢再看。




  景琰应该还不错吧?我不见了他可不可以不要太在意呢?他会答应我给我看见一个大梁盛世吧?


   我用已经染上血红的手去够书案上的信封,颤巍巍的用双手展开。


  我读信读得很慢,读了很久很久,具体有多久?我也不大清楚了,只是记得我读完时,天幕已经染红了。


  有点像枫叶的火红。


  我笑了,其实应该早就注意到,怎么可能有枫叶度过冬天春天不枯萎待在那。


  怎么可能一国之君不见几日,朝廷依然安然无恙甚至无人惊讶。


  怎么可能……


  其实早就明白了,也早就清楚了,只不过身在局中,不想知。


——


  「枫叶四季火红,一成不变,是因为‘思念’,对你的思念从始至终,未曾变过。宗主,你对他亦是如此,梅花,是你经历过挫骨之伤,依然如此,依然情系于他。」


  信中还夹着一张小纸条,想必是后面添加进去的,至于信上内容,是我的经历、一生。也是告诉我要离开的原因。


  我终于知道这是哪里,虽然跟我之前猜的八九不离十。这里不过是一场梦。




  而现在,该醒了。


  我看着院子中依然挺立的梅花,还有满地的落叶,然后缓缓阖上眼。




  【景琰,你知不知道,我心悦你啊。】




——




  “知道。”


  






全文4000+

其实大概感觉就是其实是景琰的一个虚幻世界,而景琰过于想念苏苏所以产生了这么个世界,而苏苏不想景琰因为他而放弃了他原本的世界(虚幻世界苏苏是失忆的!)所以后面其实苏苏死了,也意味着世界崩塌。

那封信是原本世界苏苏给留下来的,用来警戒自己。






  






  

今日背影打卡❤️
今天是另一个姐姐啦哈哈哈

各位觉得哪个姐姐好看呀🤔🤔

哈哈哈哈哈给姐姐找个背影

好的👌🏻
深十po
因为拍到正脸所以糊掉了
超级谢谢小姐姐给我拍照的哈哈哈
(我会告诉你我看到了一个残影于是追她们追了一路要拍照吗)

有一天在漫展上看到出德哈cos我我我幸福到爆炸💥

不打tag了

哈哈哈深十遇到小姐姐啦
cos哈利超美hhh
因为没拍正脸所以就不糊了(如有需要,会删)
超级幸运
以为在这碰不到欧美圈了QAQ

不是我就悄悄问一下,深十漫展有小姐姐去出德哈cos了吗……

(来自一个在漫展上捕捉到德哈的激动妹子x)

好了٩(•̤̀ᵕ•̤́๑)ᵒᵏ生日快乐♪٩(´ω`)و♪




最爱的两个队长hhh;-)

他很棒

我爱死他了😭😭😭😭😭

韩公见😭😭